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哈罗出行CEO杨磊欲解除高消费限制,但其管理的公司劣迹斑斑

哈罗出行CEO杨磊欲解除高消费限制,但其管理的公司劣迹斑斑

图片说明:哈罗出行CEO杨磊欲解除高消费限制,但其管理的公司劣迹斑斑,。

这是意气风发的哈罗出行CEO,杨磊,据新闻报道,根据公开信息,杨磊因旗下企业未履行法律文书判决的支付,而被被限制高消费。哈罗出行迅速出面澄清,称杨磊虽为第一大股东,但不参与管理,理应解除限制。但是杨磊的管理的哈罗出行,又是怎么样的呢?屡教不改,劣迹斑斑的哈罗出行众所周知,红极一时的小黄车,押金都退不了,但是不要押金的哈罗出行,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瞧,2019年,哈罗出行,很“光荣”的登上了上海市人民政府的网站。根据《上海市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上海不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然而,这家知名企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投放了未经批准的,无牌无证的电动自行车。被处理后,哈罗出行,并未吸取教训。数月之后,助力车却又在松江街头卷土重来,蓝白相间的哈罗助力车因其外形酷似哈罗单车,吸引不少市民前去付费骑行。原来,又偷偷摸摸地打起擦边球,用助力车混淆视听。4月24日下午,松江区交通委、松江区交警支队、松江区城管执法局等相关部门约谈哈罗出行相关负责人,并在现场出具了上海市首份哈罗助力车鉴定意见书,确认哈罗所谓的“助力车”实则为电动自行车,要求在15日内清运所有哈罗助力车。一检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哈罗出行,真是劣迹斑斑,根据澎湃新闻梳理的哈罗单车违规投放情况:2018年2月,2019年1月9日,2019年1月10日,2019年3月1日,2019年4月2日,2019年4月3日在松江、奉贤、闵行、静安、黄埔、普陀这些区违规投放车辆,这仅仅是新闻报道能看到的。再看其它省市,2019年5月16日,哈罗出行违规投放,拒不整改,被北京市交通执法部门给予5万元顶格罚款,又抢了个第一,因为这是北京首次对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违法违规行为实施处罚。2019年1月,醒目的新闻报道标题是《哈罗因违规投放遭深圳交委四次约谈》。2020年4月,在长春,被没收的单车,堆积如山。一部分也是因为哈罗出行违规投放,被没收的。在武汉,在疫情最严重的期间,哈罗出行也没停下违规的步伐。是谁在纵容这样的企业我想说的是,合规性是一家企业最基本的要求,作为知名企业,更应该遵纪守法。瑞幸咖啡自爆造假事件相信大家还记忆犹新,5月12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公告称,瑞幸咖啡将调整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CEO钱治亚和COO刘剑被董事会终止职务,目前董事会已收到辞职信。瑞幸强调,自内部调查开始以来,公司还对其他六名参与或知晓虚假交易的员工进行了停职或停职处理。未来,这些参与造假高管,会受到民事赔偿责任、行政处罚、甚至刑事责任。哈罗单车凭什么屡教不改呢?是资本的驱动吗,还是因为背靠阿里这棵大树吗?虽然不得而知,但是对阿里和哈罗单车品牌形象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急不是违规的理由,急更不是创新,比哈罗出行更急的小黄车已经倒下了,如何提供更优质更贴心的服务才是未来生存的关键,而不是拿着投资人的钱到处违规投放单车,抢占市场,然后被没收车辆,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如果让这样不良的企业,因为这种不良行为,获得更多的资源,那么对整个中国的创业生态又会带来怎样的负面影响呢,是鼓励大家打擦边球和违规吗?被法院限制的高消费的杨磊感到委屈了,屡次违规时有没有考虑公众和社会的影响呢?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创业者,还是应该多学学法律。读者们,你们对这件事怎么看呢?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在线av强奸类型_hnd181在线视频观看_操逼AV视频--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哈罗出行CEO杨磊欲解除高消费限制,但其管理的公司劣迹斑斑

文章地址:http://www.marcyhart.com/article/35.html
有关热门【哈罗出行CEO杨磊欲解除高消费限制,但其管理的公司劣迹斑斑】的标签